跨省追捕!逃犯隐姓埋名31年终落网
原标题:跨省追捕!逃犯隐姓埋名31年终落网 日前,辽宁凌源市公安局在朝阳市公安局相关警种部门的密切配合下,在黑龙江省黑河市警方的大力支持下,顺利告破当地一起积年命案。2020年5月13日,逃犯张某某终于被凌源警方逮捕,为了这一天,朝阳、凌源市县两级公安机关努力了31年。 重拾往事 表兄弟反目成仇酿命案 1989年12月5日,一起突发的凶杀案,让原本平静的原凌源县凌源镇南街陷入不安。当地居民杨某某夫妻俩,被发现死在自家的民房内,现场满是血迹,惨不忍睹。很快,时年25岁的河北籍男子张某某,被警方认定为此案的犯罪嫌疑人。据悉,他与受害人杨某某是表兄弟,案发之前,两家人的关系在外人看来一直不错。 接到受害人家属报警后,凌源县公安局迅速抽调精干警力,全力追凶,然而,在那个交通不便利、通信不发达的年代,要想找到张某某,难如大海捞针。 办案民警不断摸排线索,无数次远赴新疆、云南、广州、青海、内蒙古、黑龙江等多地,找遍张某某可能藏身的地方,累计行程达到20余万公里,却始终一无所获。 始终不放弃 破案决心丝毫没有动摇 张某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这起命案如一块巨石久久悬在了几代办案民警的心头。 “每年都会被拿出来重新研判,但由于张某某非常狡猾,反侦查能力非常强,抓捕工作一直陷入僵局。” 当时的办案民警回忆道。 31年来,凌源市公安局历经了9任党委,刑侦大队大队长换了一茬又一茬,老民警相继退了休,年轻民警也已熬白了头发,然而,警方破案的决心却丝毫没有动摇。一本本发黄的卷宗,是任务的交接,也是责任的延续。张某某到底躲藏在哪儿? 锲而不舍 31年苦寻发现突破口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科技的不断发展,近些年来,警方的侦查手段不断丰富起来,许多过去难以侦破的疑难案件,被陆续告破,当一个个在外潜逃的嫌疑人顺利归案,警方抓捕张某某的决心和信心愈加坚定。 2020年初,公安部组织开展“命案积案攻坚”专项行动,其间,朝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又一次面向全国展开摸排,借助科技手段,初步锁定黑龙江省一个名叫“张凯”的男子,与张某某极为相似,很可能是同一个人。 “我们当时并不是十分确定,毕竟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人的体貌特征都发生了变化,必须要掌握足够的证据和信息,才能确保抓捕行动万无一失。”凌源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付明华说。 拨开迷雾 跨省抓捕嫌疑人终落网 锁定目标后,办案民警第一时间围绕嫌疑男子展开工作,警方还注意到,“张凯”为人低调,几乎没什么朋友,平时也不爱与外人过多接触和联系,即便是在一个工地打工的工友,对他的过去也不知情。种种反常的迹象都验证着警方对他的怀疑。 2020年5月9日,在确认“张凯”目前正在黑龙江省黑河市一煤矿务工后,抓捕小组当即行动,驱车1500公里赶赴当地,经过一番缜密布控,在当地警方的大力支持下,将其成功抓获,经突审,揭开了他的真实身份,“张凯”就是已经在外逃亡了整整31年的张某某。 隐姓埋名 逃亡历程内心煎熬 在张某某落网后的供述中,他向警方回忆了自己的逃亡历程,当日,他从杨某某家离开后,先跑到一座荒山上藏了起来,待天黑后,决定先回家取些钱,于是白天躲藏,晚上走夜路,一路辗转返回了河北,没想到走到家附近的山上时,听到山下有狗叫,出于对被抓的惧怕,只好临时改变路线前往天津,投靠了一个在当地打工的朋友。 “我在那边干了半年多,后来我来到大兴安岭那边的农村去打零工,大约2005年左右,自己改名‘张凯’。”张某某说,31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内心的煎熬,每天都提心吊胆,在哪里都不敢多停留,只能做最累最脏的活计,即便吃了亏也不敢去找人理论,更不敢与家人联系。 落网后,他才从办案民警口中得知,自己的父亲已经过世,案发时刚刚出生、还没来得及起名字的儿子,也已经成家。 亲人好心接济 却是“引狼入室” 那么,当年张某某与受害人杨某某夫妻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近日,受害人杨某某的大哥、嫌疑人张某某的大表哥杨先生接受了采访。已经七十岁的他,来到当年的案发现场附近,尽管这里如今早已是高楼林立,但回想起这段31年前的悲痛往事,老人仍无法释怀,掩面痛哭。 杨先生介绍,张某某的父亲与自己的母亲是亲姐弟,当年舅舅一家住在河北老家一个十分偏远的农村,日子很贫困,母亲因心疼弟弟,便好心将自己的亲侄子张某某接了过来。 “他在我家住了六七年,先念了三年初中,后来中考没考上,就让他到我弟弟的门市去帮忙,也好学个手艺,后来他挣了些钱,在这边娶了媳妇,安了家。”杨先生说,一家人好心好意帮助表弟把日子过起来,却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引狼入室”。 1989年,表弟张某某与弟弟杨某某因为一些钱上面的琐事散了伙儿,出事那天,张某某骑自行车来家里找弟弟交涉,谁也没料到他起了杀心,将弟弟和赶来阻拦的弟妹双双杀害。 “当时我侄子才四岁,就在现场,后来还是家里的亲戚上楼把孩子抱了下来。”杨先生介绍说,侄子后来一直跟自己生活在一起,一家人也搬离了凌源,每每想到凶手仍在逍遥法外,他的心里就像扎着一根刺。“尽管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我一直相信总有一天,警察会抓到他,给我们家一个公道,作为受害人的家属,我们发自内心地感谢公安机关,感谢他们这么多年来对这起案件的付出和努力。”(总台央视记者 李承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