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前所未有冲击美国高校:秋季或仍无法开学,财务不容乐观
原标题:疫情前所未有冲击美国高校:秋季或仍无法开学,财务不容乐观 新冠肺炎疫情的阴影挥之不去,美国大学校园正在承受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全面复课在一些大学看来仍然遥不可期,加州州立大学已宣布秋季学期仍将实行网课。今年新入学的一些国际生,也面临签证办理困难、可能将延期入学的尴尬。而巨大的财政压力,则让不少大学如履薄冰,减薪、裁员都已不可避免。美国大学校园的寒冬,似乎已经到来。 最大公立学校秋季仍无法开学 全美最大的公立大学系统加州州立大学12日宣布,下属23个校区的秋季学期都将实行网课制。加州州立大学系统的校长蒂莫西·怀特当天对该校董事会表示,开学的风险依然很大,从3月份开始的网课还将继续。这也意味着,拥有超过48万名本科生的加州州立大学系统,今年秋季依然不会对学生开放。 蒂莫西·怀特表示,大学一旦开放,学生之间的密切接触将不可避免。“这是我们的传统,学生在校园里是不受限制的。但每天有50万人在一起,在当前这种背景下是无法想象的。”怀特称,研究人员和公共卫生专家预测,今年夏天可能将出现“第二波,但规模较小的疫情”,而秋季将出现“一波非常严重的疫情”。怀特表示,如果健康和安全预防措施允许,护理专业中的临床课程可以在线下进行,一些科学实验室和其他必要的指导也可以得到豁免。 对于加州州立大学的决定,美国教育委员会高级副主席特里·哈特尔表示将给其他大学提供一个示范。“加州州立大学是一个非常大、非常重要的大学系统,很多其他机构都会密切关注这一事态发展。”加州另一所重要的公立大学系统——加州大学目前仍在观望状态,该校尚未宣布秋季课程将在网上、现场授课还是混合授课。加州大学拥有10个校区,近30万学生,是世界最顶尖的公立大学之一。 不过,并非所有大学都像加州州立大学一样谨慎,一直在跟踪记录美国大学今年秋季计划的《高等教育纪事报》报道称,目前只有少数几所学校倾向于在秋季开设网络课程,其中包括底特律的韦恩州立大学和萨克拉门托的塞拉学院。常春藤名校布朗大学校长克里斯蒂娜·帕克在《纽约时报》上月底的一篇专栏文章中说,今年秋天重新开放校园“应该成为美国的首要任务”。 哈特尔说,学校的规模、地理位置和人口密度可能会在大学决定是否开放中发挥重要影响。伊利诺伊州布拉德利大学之前宣布,将在秋季为约5000名学生“恢复校园上课”,该校表示,“布拉德利的中等规模和皮奥里亚的小城市环境,让学生们更容易保持安全距离,避免接触可能存在的病毒。”不过,白宫首席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日前在参议院的一个小组会议上表示,如果各州在重新开放校园和商业活动上的动作过快,可能会导致不必要的“痛苦和死亡”。 国际生面临延期入学 5月1日是美国大学传统的招生截止日,但受疫情影响,包括康奈尔大学在内的不少美国大学都已经将招生截止日延期到了6月份。而对于一些已经拿到录取通知的国际生来说,能否按时入学已经成了一个大大的疑问。签证时间难以把握,加上大学是否如期开放等问题都让不少国际生心中没底。 据知名的大学教育网站USNews报道,自3月以来,美国驻世界各地的大多数领事馆都暂停了签证办理。由于签证延期,国际生能否赶上2020年秋季学期也被打上了问号。康涅狄格州加比尼教育和职业咨询公司创始人斯科特·加比尼说:“我建议所有学生都要和他们的学校保持联系,因为事态的进展即使不是每小时,也可能是每天都在变化。” 得克萨斯理工大学负责国际事务的副教务长苏坎特·米斯拉说,得州理工大学目前仍在给国际生签发I-20表格,以供学生获得F-1留学签证。米斯拉说:“我们希望美国大使馆将处理学生签证列为优先事项,并且能延长签证申请截止日期。”一些教育专家表示,一旦疫情得到控制,留给国际学生申请签证的窗口期应该会很短。 密歇根州立大学国际招生部主任帕蒂·克鲁姆说:“如果学生因为签证原因,或者是担心疫情影响而不能在秋季入学,我们可以和他们合作,把入学时间调整到明年1月份。”目前,包括宾夕法尼亚大学、印第安纳大学布卢明顿分校和马萨诸塞州的布兰代斯大学都已经宣布,将允许新录取的国际学生推迟入学。 一些教育专家建议,尽管部分学校计划在秋季开放校园,但国际生还是要为秋季学期只能进行在线课程做好准备。加比尼说:“我想说,对于那些希望如期开学的国际学生来说,在线上课的可能性非常大。”伊利诺伊理工大学副教务长麦克·高兹说:“学校已经做好准备,为国际生提供远程教学。”米斯拉说,得州理工大学正在考虑的一个选择是“降低国际学生参加在线课程的费用,但还没有最终决定”。 不仅是国际生,越来越多的美国大学生正在认真斟酌自己的秋季入学计划。美国教育委员会和美国大学注册和招生人员协会委托进行的一项全国性调查显示,约有五分之一的美国在校大学生不确定今年秋季是否打算重新入学,或者已经决定不上大学。 财务状况不容乐观 《纽约时报》报道称,疫情对一些美国高校的财务状况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许多高校在疫情之前就已经在苦苦挣扎。而一旦学校只能提供网课,大量学生将考虑在秋季休学,或者要求大幅削减学费,这对不少大学的收入将带来沉重打击。一些专家表示,美国国会之前通过的140亿美元联邦教育救助计划,还不足以挽救濒临困境的一些美国大学。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之前宣布,将暂停向员工退休账户缴纳养老金,削减高层领导的薪水,并为休假和裁员做准备。该大学目前正面临由新冠疫情引发的巨额预算缺口。尽管该校的校友布隆伯格在2018年宣布向母校提供18亿美元的巨额捐助,但仍然不足以应对眼下的财政困境。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长罗纳德·丹尼尔斯在一封致全校师生的信中写道,不断增加的开支和急剧下降的收入导致霍普金斯大学本财年预算缺口超过1亿美元,预计从7月开始的下一个财政年度的资金缺口为3.75亿美元。丹尼尔斯说:“这种巨大的经济压力并非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独有,我们的很多兄弟学校都面临着类似的挑战。”他和该校教务长将从7月份开始减薪20%,其他高级职员将减薪10%。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一些高校领导人已经警告国会,美国大学正以惊人的速度消耗资金。今年3月,他们要求国会拨款500多亿美元给美国高校以缓解危机,但遭到议员们的拒绝。密苏里大学正准备削减高达15%的预算,并考虑裁员、无薪休假和其他成本控制措施。密苏里大学校长崔孟(Mun Choi)表示,该校的资金缺口可能达到1.8亿美元。而肯塔基大学目前也在努力解决7000多万美元的资金短缺问题。 即使是全美最富有的一些大学也面临着巨大的财务不确定性,不断增加的成本和下滑的收入成为普遍问题。斯坦福大学最近宣布预算短缺2亿美元。耶鲁大学校长彼得·萨洛维上月表示,随着金融市场的下跌,该校捐赠基金的价值已经缩水。萨洛维说,捐赠基金提供了该校今年43亿美元预算的近三分之一,因此预计今年的资金缺口将影响到学校几乎所有项目。与许多学校一样,耶鲁也在冻结招聘和加薪计划,暂停旅行,并限制其他支出。 哈佛大学三位校长上月宣布减薪25%,其他高级别职员也将减薪或向一个基金捐款,以帮助支持普通教职员工。麻省理工学院不久前宣布,因为疫情增加5000万美元的额外支出,其中包括购买在线教学设备、向学生退还住房和餐饮费用,以及为被迫离校的学生提供经济援助。麻省理工学院校长拉斐尔·雷夫表示,疫情将减少学校的许多收入来源,包括捐赠、研究拨款和捐赠基金。 因为疫情的冲击,俄亥俄州富兰克林大学厄巴纳分校宣布将于今年5月春季学期结束后关闭。学校的公告称,近年来该校一直在与低入学率作斗争,但疫情增加了压力和不确定性,“让学校无法持续下去”。包括哈佛、斯坦福和普林斯顿大学在内的几所名校之前宣布,他们将不会接受联邦紧急救助拨款,并要求将原本分配给他们的资金拨给面临生存威胁的其他大学。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